今年20岁的李可(化名)在北京市海淀区一家物流公司工作,从小是个“鞭炮迷”。小时候每逢过年,李可家里都会购置500元左右的烟花爆竹。按照过去的习惯,大年初一至初三、初五、正月十五的每个早中晚都要放一次炮,但是近年来,面对燃放烟花爆竹的禁令,他下定决心不再燃放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